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can8341的博客

霜剑如梦倚残翼,泊影难觅几何时!

 
 
 

日志

 
 

凯恩思消费函数理论后继创新与发展  

2015-08-19 22:08:06|  分类: 金融帝国——马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容摘要:消费函数用于研究国民收入的数量与消费量之间的增加关系。自凯恩斯1936年建立起比较完善的消费函数模型—绝对收入模型后,西方学者相继提出了生命周期假说、持久收入假说、随机游走假说等消费函数理论。这些理论在发展创新凯恩斯消费函数理论的同时,自身也存在相关的缺陷。本文认为进一步的创新发展在于:思考新问题—收入分配对总消费的影响;引进新变量—技术创新;采用新方法—一般均衡分析。

  关键词:凯恩斯,消费函数理论,创新,发展

  自1936年凯恩思(Keynes)在《通论》一书中提出绝对收入假说(Absolute Income Hypothesis,AIH)后,有关消费函数理论的进一步研究大体经历了三个创新发展阶段。第一阶段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以莫迪里安尼(Modigliani,1954)提出的生命周期假说(Life Cycle Hypothesis,LCH)和弗里德曼(Fridman,1957)提出的持久收入假说(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PIH) 为标志,消费函数研究在新古典经济理论的框架之内进行。到了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期,受理性预期革命的影响,霍尔(Hall,1978)将理性预期(Rational Expectation RE)因素引入生命周期和持久收入假说,提出了随机游走假说(Random Walking Hypothesis,RWH),标志着消费函数研究进入了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以来,弗莱文(Flavin,1981)发现的过度敏感性(Excess Sensitivity)、坎贝尔和迪顿(Campbell and Deaton ,1989)发现的过度平滑性(Excess Smothness)、共同对霍尔假说构成了有力的挑战并因此引发了大量新假说,如流动性约束(Liquidity Constraints,LC)假说,预防性储蓄(Precautionary Savings ,PS)假说,损失厌恶(Loss Averse ,LA)假说,近似理性(Near Rationality ,NR)假说等,这是消费函数研究的第三阶段。目前所有的前沿研究都处于这一阶段。本文以上述三阶段为主线,展开对凯恩斯消费函数理论发展与创新的探讨。

  生命周期和持久收入模型

  由于生命周期假说和持久收入假说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朱国林,2002)因而对两模型的探讨以生命周期模型为代表。其主要观点有:生命周期模型可分为标准和广义两种。前者认为消费者在生命周期结束时会用尽全部财富,不考虑子孙后代的福利对其本身效用水平的影响;而后者则认为存在王朝效用函数,消费者会留一些遗产给子孙后代;勃兰德(Blinder,1975)在进一步的研究中认为,在标准生命周期模型下,消费者的储蓄只用于在退休后收入降低时养老,此时边际消费倾向与收入水平无关,即生命周期储蓄倾向与收入无关。在广义生命周期模型下,消费者除了有生命周期储蓄外,还有用于遗赠的储蓄,即遗赠储蓄。这时消费者的边际消费倾向会影响总消费,这与凯恩斯的观点一致。

  生命周期理论是为解决凯恩斯的绝对收入假说与现实生活中一些重要事实不相符而提出的。该理论虽对这些事实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解释说明,但需更进一步思考探讨。

  首先,假设条件太多,且与经验事实相距甚远。该理论所作的假设有:长期收入是决定当期消费的主要因素;提出了"生命周期均衡"的概念;未来收入的期望值为现在收入的一个比例;从长远看财富的增长和收入的增加以同样速度进行。事实上,只要说明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而财富的积累及短期消费函数不断上移,就可以说明长期消费和收入呈现出固定的比例关系。可见这么多假设造成理论的脆弱性。

  其次,缺乏良好的可检验性。关于生命周期理论的检验主要是针对总消费函数采用宏观的时间系列数据。然而一个难以克服的困难是如何获得代表某年预期的未来年平均社会总收入。可见与凯恩斯的绝对收入假说相比较,生命周期假说充其量至多增加了一个控制变量。

  再次,对生命周期假说中均衡概念的质疑。达到生命周期均衡的条件之一就是当前收入正好等于未来收入的期望值。这种均衡意味着全体社会成员或至少是绝大部分认为将来收入不再增加,这显然是荒谬的。因此,用生命周期假说分析全社会的宏观消费行为是不可取的。

  最后,对实证主义方法的反思。尽管生命周期假说存在上述缺陷,但这似乎并不能动摇该理论的权威地位。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的出现提醒人们必须对实证主义的方法进行反思。实证主义经济学研究的基本程序是:收集数据、从数据的规律性变化中提出假说或模型、检验假说。直接法和间接法是其常用的检验法。毋容置疑,一个良好的理论学说应该是预见性和解释性的统一。从这个意义来说,生命周期理论,包括生命周期假说和永久收入假说是不良的理论学说。一个没有良好解释性的学说其预见性具有相当的局限性和暂时性。

  消费函数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一)霍尔的随机游走假说

  从本质上讲,生命周期和持久收入模型的最大缺陷是不能合理解释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冲击对人们消费—储蓄行为的影响。为此霍尔(Hall, 1978)用随机过程方法对其加以修正:在实际利率为常数,且等于时间偏好主观利率假定下,他得出如下结论:根据理性预期,按照持久收入假说寻找效用最大化的消费者的消费轨迹是一个随机游走(Random Waiking)过程,可见霍尔的结论只是持久收入假说在理性预期下的发展;如果持久收入假说的逻辑正确,则理性预期持久收入假说也正确。两者在本质上是统一的(朱国林,2003)。

  然而,在随后大量的经验研究中出现了三类与随机游走假说不一致的难题。其一,在时间序列数据中, 消费的变化和预期收入正相关(过度敏感性),对不可预期的收入不敏感(过度平滑性),这被称为迪顿悖论。其二,消费在时间上的预期增长,这与实际情况不吻合。其三,老年人的储蓄行为差别很大,特别是那些退休时仅有少量财产的人和拥有高收入、受过良好教育、在退休时非常富有的人之间差异更加巨大。

  为了解释经验研究与消费理论间的不一致,西方一些学者对霍尔的模型作了各种改进,成为消费函数理论发展的第三阶段。

 (二)流动性约束假说

  扎得斯(Zeldes,1989a)将流动性限制定义为某一较低的资产水平(相当于两个月的收入),如果个人财产低于两个月的收入,消费者就是受流动性约束的。国内学者一般认为,流动性约束指由于信贷市场不完善,消费者无法无成本地借贷,即消费者在任何时候不能有负资产。该理论认为消费者进行储蓄的动机是防止流动性约束;流动性限制可以从两个方面提高储蓄,其基本特征如下:第一,如果消费者在某些时期持有零资产,那么在这些时期其行为将遵循拇指法则,不过如果消费者只受到流动性约束,而不选择使用拇指法则,消费增长对预期的收入增长的反应就存在着非对称性。第二,流动性约束下的消费者行为可能与不受流动性限制但有明显预防性动机的消费者行为相同。在流动性约束模型中,增加不确定性的影响和较强的流动性限制的影响是等价的。第三,在一个没有流动性限制的模型中,消费者所选择的现期消费使现期的边际效用和下一期支出远期支出的预期边际效用都均等化;对于受流动性限制的消费者来讲,他们仅仅在短期内熨平消费。

  (三)预防性储蓄假说

  存在风险时,消费者在决定消费路径时不仅要考虑持久收入的多少,还要考虑持久收入的变化(风险)。卡贝里罗认为(Caballero,1990),风险主要体现为劳动收入的变化。如果消费者不在乎风险,那么他会根据持久收入的变化而决定消费的变化,这时不存在过度平滑性。但如考虑到风险,消费者必须同时进行预防性储蓄以规避风险,表现出过度平滑性。根据跨期预算约束,过度敏感性也成立。扎德斯(Zeldes,1989b)发现,在CRRA函数下,消费者有明显的预防性储蓄动机,特别是金融资产少,劳动收入不稳定的群体。这些消费者明显对预测到的收入变化反应过敏,而对未预测到的收入反应迟钝(平滑)。然而,布郎宁和卢萨迪(Browning and Lusardi,1996)指出,就象许多人不受流动性约束影响一样,许多公众由于有足够的资产或由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使得预防性储蓄动机不那么重要。

  (四)损失厌恶假说

  希(Shea,1995)认为可根据消费者对未来收入预期的升降及其对消费的不同影响来检验流动性约束假说。他的计量表明,实际数据与上述流动性的预言恰恰相反,消费在预期收入降低时更易违反理性预期持久收入假说。为此他提出了“损失厌恶”假说来解释这一现象。他认为,消费者的效用曲线可分为两段:当消费高于某一水平时是凹的,当低于某一水平时是凸的。也就是说消费水平较低时,人们是风险喜好的;消费水平较高时,是风险厌恶的。这种解释符合“无恒产者无恒心”,以及一无所有的人更易冒险的事实。但这一理论目前仍在发展

  (五)λ假说

  坎贝尔和曼昆(Campbell and Mankiw,1991)认为,一个“真实可信”的消费函数必须既符合理性预期持久收入假说的基本逻辑,又能与现实数据吻合得很好。前者要求该函数必须建立起消费与持久收入的联系,后者则要求消费与即期收入也有联系(以体现出过度敏感性)。一个自然猜测则是这样一个宏观消费函数:Ct =λY lt+(1-λ)Y pt其中0<λ<1,这就是λ假说。从宏观上看,可以理解为社会中每个人都根据该公式决定消费,也可以认为有人按照持久收入决定消费,有人按照即期收入决定消费,但社会总体上按照上述宏观消费函数消费。这一假说可以很好地既与理性预期持久收入假说吻合,又与过度敏感性相融洽。

  结论分析

  消费函数理论的研究已经和经济计量学的高深技巧密不可分。但理论问题与计量技术问题叠加在一起,使得对任何一种假说的评价都十分困难;并且由于不同计量手段对数据的处理方法不同,各种文献结论可比性越来越小,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空间是非常狭小的。

  各种消费函数理论都是局部均衡分析。在这一框架下,收入被看作外生随机变量,不由消费者控制。在探讨微观主体的消费行为时,这种方法有其可取性,但在宏观上,消费和收入之间有着复杂的相互决定的关系,视收入为外生变量是不合适的。

  消费函数理论没有充分反映收入分配对总消费需求的影响。但事实上这种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所有的消费函数理论都假设只有一种“代表性商品”,而经济发展既体现为人们消费商品数量的增长,也体现为可消费商品种类的增长。但商品种类的增加却不会使边际效用递减,这相当于通过商品种类的增加来打破单一商品边际效用递减对总需求造成的局限,放大了社会潜在的总需求和人们的总效用水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

  综上所述,消费函数理论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在目前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进一步的发展必须依靠思考新的问题(收入分配对总消费的影响),引进新的变量(如技术创新),采用新的方法(一般均衡分析)才能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