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can8341的博客

霜剑如梦倚残翼,泊影难觅几何时!

 
 
 

日志

 
 

致未来的量子社会和等量平行理论  

2016-12-17 12:11:21|  分类: 我的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人死后意识还存在吗?量子力学说:或许去了平行宇宙

 

再生医学公司科学主任Robert Lanza博士写了一本书《生物中心论:为什么生活和意识是了解宇宙本质的关键》。因为里面描述人死后生命不会结束,而会永远活下去。

 

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平行宇宙理论阐释了一种新的理论:生物中心论。生物中心论的核心思想即意识制造了我们的宇宙,而不是宇宙制造意识。

 

Lanza指出宇宙的结构、定律、力量、常数看起来都是为生命所精细调整,这表示智慧比物质还要早就存在。他还说时间与空间不是一个东西,而是我们的认知。我们会到处带着时空,就像乌龟的壳一样,所以当壳脱落后我们还是会存在。

 

按此理论,意识不会死亡,没有身体还是会有意识的存在。意识存在于时空的拘束之外,它跟量子物体一样是非局部性的东西。Lanza也相信多重宇宙可以同时存在。在一个宇宙里你的身体死亡后,另一个宇宙会吸收你的意识然后继续存在。

 

近年来,普朗克太空望远镜的数据似乎也找到一定的多重宇宙的证据。比如科学家发现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在宇宙一开始就存在,以及对宇宙中黑洞的解释。部分理论认为: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存在表示我们被附近的宇宙所影响,而这样的宇宙可能正是与我们纠缠的平行宇宙。

 

而关于灵魂的科学解释:根据新生物中心论以及对濒死经验的研究,科学家发现濒死过程中会发生神经系统里的量子资料离开身体然后在宇宙中散去。物理学家Roger Penrose提出:意识存在于脑细胞里的微管里面(量子资料主要的处理区域)。死亡时这些资料与意识会一起离开身体。我们的意识会稳定存在是因为这些微管引发的量子引力效应。

 

这些理论在濒死研究中获得一定证实,似乎也能解释灵体投射、轮回等等现象。或许我们意识的能量在某个时间会被回收到另一个身体,在这之前它会存在于身体之外的某种现实里面,也有可能是另一个宇宙里面。

 

存在之轻

 

世界是可知的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涉及到应该如何认识世界。一般而言,人类对世界的认识途径无外乎“外求法”和“内求法”两种。

 

所谓“外求法”,基本等同于我们传统意义上所谓的“科学”的研究方法,即讲究认识主体与客体的分离,也就是人独立、客观地认识世界,人的认识活动不能对对象产生扰动,以免干扰认识结果。

 

千百年来,人们基本遵循外求的方法认识世界,特别是近代自然科学兴起后,所谓“科学”的认识方法基本成为我们探索世界的主要手段。

 

那么“外求法”有没有什么问题呢?从宏观的角度讲,“外求法”天然存在着悖论。因为认识的主体是人,认识的客体是宇宙、自然,而人本身就是宇宙、自然的一部分,那么要求认识过程中人与自然的分离,要求人的认识活动不对客体造成影响,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于是,人们又寻找另一条认识世界的道路,也就是所谓“内求法”的道路,也就是通过内心的活动,自身的体验来感受和认识客观规律。“内求法”本身不失为人类探索世界的一种方法,而且它本身就是通过人与自然的联系去认识世界,具有内在的、天然地合理性。只是由于它过于强调主观、强调体验,因而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加之确实有浑水摸鱼之徒借机为非作歹,更是玷污了他的名头。因此,“内求法”并没有成为认识世界的主流,更多地是特定群体,如宗教人群的一种认识方法。但是,一些宗教的认识活动,仍然给我们很深的启发。比如佛家的坐禅,或许就是通过入定排除外界的纷扰,进而体验自身与世界的纠缠。

 

那么是否“内求法”天然比“外求法”更具有合理性呢?个人认为可能并不完全是这样。因为“内求法”有一个天然的缺陷,就是不具有普遍性。因为认识的主体是人,我们追求的认识应该具有一定的普遍的表达,这样的认识才有意义。而个人内求所认识的规律可能千差万别,过于纯粹的个体性的东西,是否具有普遍意义呢?

 

而作为“外求法”的科学方法,也遇到了困境,或许我们在研究宏观物体时并不存在障碍,人为的扰动或许可以忽略不计,而当我们进入量子层面,认识活动不可避免地要对客体产生影响,即使将测定手段降低到最低限度的单个光子,其在量子领域的影响仍不可忽略,于是诞生了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

 

但我们为什么仍然追求“外求”的认识方法,是因为我们追求关于认识的普遍的表达,追求认识的普遍意义,这或许也才是对人类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同时,真正的科学也并不完全排除其他认识方法,包括“内求法”,他努力从其他方式的认识活动中总结出来的只言片语中努力还原世界的真相,包括从佛经中努力地开悟。科学的精神首先是批判的精神、怀疑的精神,他从不轻易肯定,甚至从不轻易肯定自身,也不会轻易否定别的领域的事物。或许这就是科学伟大和让人感动的地方。

 

那么,还回到原来的问题,世界到底是不是可知的?或许永远不会有答案。但个人认为,一定程度上是可知的,但归根到底或许是不可知的。对于个体,或许自认为是可知的,对于全体,或许不存在普遍意义的可知。那么可知到什么程度,也许就取决于科学的表达程度。

 

量子纠缠与超光速

 

量子纠缠是指由一个粒子裂变而成的一对粒子,不管相距多远,对其中一个粒子状态的观测会“瞬间”影响到另一个粒子。也就是说,两个粒子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超越光速的感应现象。

 

这里要注意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一个粒子”,第二个是“观测”。

 

有时候想想似乎真的挺“神秘”的,如果你将一个东西劈为两半,那么这时候是一个东西呢?还是两个东西呢?量子纠缠最早是爱因斯坦用来驳斥波尔的思想实验之一。一般设想由一个自旋为0的粒子衰变为两个粒子,当两个粒子分离得足够远,如果观测到其中一个粒子的自旋向左的话,那么在另一端“瞬间”可以观测到自旋向右,反之亦然。由于当时相对论已经站稳脚跟,光速作为自然界的速度上限已经成为基本定律。既然这个实验会导致超光速,那么波尔对实验中波函数“坍缩”的解释可能是有问题的。

 

这个实验让波尔很费了一番脑筋,其要害在于,单纯构造超光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比如天球上光斑的移动。但是,这样的超光速并不能传递质量、能量和信息,因此与相对论并不矛盾。但在爱因斯坦构造的实验中,这种感应是可以传递信息的。

 

波尔左思右想,终于在某次沉睡后获得了灵感。他仔细检查了整个过程,终于发现其中一个重要破绽,即当我们提到其中一个粒子自旋对另一个粒子自旋的影响时,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假定,一个是存在“两个”粒子,另一个是两个粒子都“存在自旋”。谁告诉你有这两样东西,此时,人的意识已经参与了实验,而这与波尔量子力学解释的假设相矛盾。

 

那么波尔是如何解释这个实验的呢?波尔认为,人的意识是不应该参与实验的,抛开两个假定的话,个数和自旋状态是毫无意义的,也就是说,此时根本没有“两个”粒子,有的只是原来的“一个粒子”,即母粒子,那么对其中一部分的观测自然会瞬间影响到另一部分,这并不违反相对论。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一副手套,分得再远,也是一副手套,当你看到左手时,你“瞬间”知道另外一只是右手,这里并不存在实际的超距信息传递。那么,如果要完成爱因斯坦所谓有实际意义的信息传递,应该是怎样的呢?应该是你可以随意改变左手套的状态,并影响另一端。比如一会左,一会右,那么你可以通过不同的编码完成信息传输。但是,遗憾得很,手套不会随意改变,反映在量子力学里就是波函数“坍缩”了。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每一种粒子(包括宏观物体)都有波动的特性,都具有一定的测不准性,所以在你观测它以前,它的状态是模糊的,只能用表示概率的函数来表达,也就是波函数。在你“观测”到它状态的“瞬间”,它的状态才100%确定了,不再需要波函数描述,波尔称此时波函数“坍缩”了。回到上面的例子,在你观测左手套之前,它是处于50%为左50%为的右叠加状态的,当你观测时,各50%的波函数瞬间“坍缩”为100%为左的状态,而且,左手套的状态再也不会变。反映在量子中,就是观测到一个粒子自旋后,它的状态就确定了,也不会再感应另一端。那么,爱因斯坦所提的信息传递就无法实现了。

 

爱因斯坦和波尔最大的争论就在波函数的“坍缩”上面。对于波函数为什么及如何“坍缩”的,波尔无法作出解释(至今也没人能作出信服的解释),但他认为这就是自然的法则之一。但爱因斯坦坚持追究背后的原因,这也是“骰子”说的来源,他构造了隐变量等假设来进行说明,但都不尽如人意。目前,对于量子力学的解释,以波尔为代表的哥本哈根学派处于主流地位。

 

注意,前面讲的都是爱因斯坦的思想实验。了不起的是,后人真的在实验中观测到了量子纠缠。粒子距离从几米、十几米,甚至到了几十公里,而所谓“瞬间”感应的速度经测算,有的称是4倍光速,有的称是1.9被光速。但通过前面的分析可知,这并不是相对论意义上的超光速。

 

尽管与已有理论并不矛盾,但量子纠缠还是引出了人们对宇宙、自然和人的认识上的深刻变化,在哲学意义上也引起了巨大震动。至少,在人们认识世界的途径上,又多了一种合理的尝试。如果人是纠缠于外物的,那么通过体验人自身与自然的纠缠是否就可以获得自然的知识了呢。因此,量子纠缠为“内求法”提供了天然地合理性。事实上,似乎宗教就是通过这种方法认识世界的。

 

更可怕的还在后头,前面说过,量子纠缠只存在于“一个粒子”裂变出来的粒子中。那么,按照宇宙大爆炸理论。我们的宇宙是由一个集中全部物质和能量的高温致密的极小的点,也就是奇点爆炸而来,换句话说,我们的宇宙就是由一个母粒子爆炸或者说裂变而来,那么,宇宙万物天生就是纠缠在一起的。想想还真是挺惊讶的。

 

致等量关系——

 

她已经走了,

 

但面目依然清晰可辨,

 

妖媚的身影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三角之中有三角,

 

等量以外有等量。

 

神秘的关系诱惑着他残留的少年的心,

 

他感到血是热的,

 

心在咚咚乱跳,

 

一如多年前那手持灯火的七月之夜。

 

他哆哆嗦嗦地拿出纸和笔,

 

努力画下第一条线段,

 

歪歪扭扭的轨迹提示着时光的流逝,

 

他才想起岁月已经过去很多很多,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描绘她的轮廓,

 

现在他几乎无法画出一个像样的完整的三角形。

 

他想起了遥远的日子,

 

那青涩的悲欢岁月。

 

那时他沉浸在她的世界里,

 

每天他都悉心描绘、抚摩、体验着她的轮廓,

 

感受着她的气息,

 

探索着她的奥秘。

 

他并没有太多的喜悦,

 

因为他觉得世界本该如此。

 

那时的等量关系,

 

是那么简单,

 

他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直到那个残忍的七月之夜,

 

命运的抉择撕裂了岁月,

 

从此他们天各一方,形同陌路。

 

他也曾努力寻找和她的交点,

 

然而,在平直的空间里,

 

一切都是徒劳。

 

妖媚的身影依然在眼前晃动

 

她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情傲然云端。

 

但他并没有气馁,

 

而是耐心地分析着她的特点,

 

悉心体验着和她的距离,

 

感受着她的气息。

 

公式和定理在眼前纷乱飞舞。

 

猛然间,他看到一个久违的熟悉身影。

 

余弦的法则统治着三角的世界。

 

尽管早已生疏,

 

但他感觉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他挥舞着余弦的武器在追寻本质的道路上横冲直撞。

 

她感到了一丝惊慌,于是拼凑全部的力量进行着最后的抵抗。

 

然而在他猛烈的攻势下,

 

她脆弱的防线顷刻间土崩瓦解。

 

当一切尘埃落定,她最终顺服地做了他的俘虏。

 

神秘的面纱被揭开,厚重的伪装被除去,

 

他惊喜地发现她依然清澈如水,

 

一如多年前那温柔的七月之夜。

 

他看到她羞涩的眸子里映射出温柔的光辉,

 

他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酸甜苦辣各种感觉塞满胸口,

 

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他仔细想了想,其实不说也没有关系,

 

如果残留的少年的心中还有一丝感动,

 

就已经够了。

 

世界是可知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