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can8341的博客

霜剑如梦倚残翼,泊影难觅几何时!

 
 
 

日志

 
 

哲学的基本问题与马克思辩证法的三重孕育  

2017-11-13 22: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视甚至歪曲黑格尔哲学之于唯物辩证法的重要影响,是造成马克思主义庸俗化的直接原因。这集中体现为,以非反思的形式解读马克思对黑格尔逻辑学的批判。而后者毋宁是在理论思维缺席的情况下,对哲学基本问题采取常识性理解的后果。如此一来,“黑格尔的全部遗产不过是可以用来套在任何论题上的刻板公式,不过是可以用来在缺乏思想和实证知识的时候及时搪塞一下的词汇语录。”于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蕴含的辩证属性,就沦为经验直观的附庸,从而丧失积极的批判能力。对此,“必须把辩证法同哲学基本问题统一起来,从‘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去定义和解释辩证法理论,真正揭示辩证法理论的世界观、认识论和方法论的统一。”不难看出,就如何理解马克思的辩证法而言,本文提出了互相关联的两方面要求。其一,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是黑格尔有关哲学基本问题讨论的继续,因而它是自觉反思思存关系的理论思维; 其二,从辩证逻辑与本体论、认识论之间的统一来看,又意味着辩证法同逻辑学、认识论之间三者一致的关系。鉴于此,马克思唯物辩证法的实质,可视为对黑格尔逻辑学的直接继承。二者唯一的差别在于,马克思实现了辩证法的起点由抽象概念向具体实践的颠倒。此外,作为理论思维的辩证法,又蕴含着通晓思维历史和成就的能力。这就在逻辑与现实两个层面,分别赋予以实践为基础的辩证运动以历史性的内涵。如此一来,具有反思特质的实践性、与理论思维自身的历史性,在自觉回答哲学基本问题的基础上,共同构成了马克思唯物辩证法的核心指向。立足于哲学史的维度,这无疑是马克思继承并超越黑格尔思辨体系的关键所在。因此,以思存关系为切入点,凭借马克思与黑格尔之间的话语互动,对唯物辩证法的解读,就具有确证马克思主义先进性的奠基意义。

  一、概念、实践、反思:作为理论思维的唯物辩证法重温并再现黑格尔哲学对马克思的巨大影响,是能否准确界定唯物辩证法性质的关键。因此,必须回到问题的源头,从黑格尔思辨体系的语境中,找到马克思主义哲学得以发轫的契机。而作为精神辩证法基石的抽象概念,以其特有的反思内涵,恰好成为介入黑格尔思辨逻辑的必要起点。这表明,只有从概念性反思入手,才能把握马克思辩证法的核心特征。于是,后者与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关系,就体现为以下三个层次:首先,唯物辩证法对黑格尔思辨体系的超越,必须达到哲学反思的高度。这构成辩证逻辑自身性质的内在要求。对此,黑格尔指出,反思“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方式,———在这种方式中,思维成为认识,成为把握对象的概念式的认识。”它“以思想自身为内容,力求自觉其为思想。”换言之,哲学的反思意味着,通过概念实现思维的理论自觉。而概念本身在黑格尔看来,则是被意识到的自在自为的存在。这表明,哲学通过反思实现了概念对现实的积极把握。黑格尔试图证明,“现实不能在自己的视域中完全揭示自身,因此就要求运用思维去把握作为现实基质的‘理念存在’( idealentities) 。”可见,哲学的反思,毋宁是把事物的本质逐渐纳入概念的过程。黑格尔将之称为自我意识对精神的把握。并进一步指出,作为现实本质的精神,其“内在核心则是思想,并且只有精神才能认识精神。”由概念的反思所引发的自我意识对精神的认识,无疑突显出黑格尔哲学的两个基本维度。

  一方面,事物的本质只能是为概念所表征的精神; 另一方面,对精神的理解惟有依托自我意识对概念的反思。因此,思维对现实本质的把握,本身就是概念由自我意识的形式向绝对精神辩证运动的结果。故而,黑格尔思辨体系的实质,就是以反思为出发点的概念辩证法对现实整体性的统摄。它认为“有限的存在缺乏稳定的、完全的、绝对的本质。这就要求,它将以绝对的‘总体性’为基础。”又由于总体性的概念是“自我规定、自我认识的结构……故而,它不依靠任何有限性的东西。”[7]显而易见,概念的总体性意味着辩证逻辑自身的自足性。当直接的现实被反思为纯粹的概念,前者就成为“只依赖于自身纯粹规定性”的纯粹自我意识( 或精神) 。对黑格尔反思性概念的强调,正是为了突显辩证法的立脚点不是直接的表象,而毋宁是隐藏在表象背后的现实。鉴于此,纯粹概念的辩证运动,就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现事物本质的逻辑学。它又“可以叫做客观思想,……因此逻辑学便与形而上学合流了。” 虽然黑格尔对事物的本质采取了概念式的思辨理解,但他无疑为我们解读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确立了最低的限度。即不能以非反思的方式,理解马克思对黑格尔概念辩证法的颠倒。其次,唯物辩证法对黑格尔思辨体系的超越,理应出自概念逻辑的框架。按照黑格尔的理解,既然“现实性,是‘概念的内在发展’”,那么通过追求“‘自诠释之路’成为科学”的哲学[9]246,就是脱胎于概念运动的辩证逻辑。后者作为事物的本质,把现实存在径直纳入自身自足的体系,并以抽象的逻辑规定取而代之。于是,现实以及对现实的认识,就转变为纯粹的概念。它通过范畴的内在性,呈现为自我意识向绝对精神的发展。显然,“概念的发展的根本内在性和这种发展的规定性……即一种自规定性的( self - determining) 概念结构,这一结构的规定内容可被理解为构成‘现实’,而不仅仅构成‘可思考者’。”不难看出,黑格尔将现实与对现实的认识,一并置于概念的逻辑体系中,恰好意味着本体论、认识论和逻辑学在概念辩证法的维度实现了统一。

  对此,本文认为,“黑格尔哲学的最突出和最重大的价值,就在于它实现了辩证法从自发到自觉的理论形态的根本性转换,把辩证法展现为本体论、认识论和逻辑学相统一的人类思想运动的逻辑。”逻辑学对本体论与认识论的统摄,之所以是辩证法从自发到自觉的标志。原因在于,由概念所蕴含的自我意识,赋予外部现实以本质性的意义。并且,当后者发展成为一个自身自由的具体实存时,它就是自我或纯粹的自我意识。这无的能动性以客观的物质基础,从而实现它对现实的积极改造。而前者物质力量的获得,就在于人类实践的介入。因此,在唯物辩证法的框架中,思维与存在的关系,就呈现为以实践为基础的动态统一。如此一来,逻辑学、认识论与辩证法三者一致的基础,就从抽象的概念体系,转变为具体的人类实践。这无疑从内部瓦解了黑格尔逻辑学的神秘性,从而使辩证法突破了自身最后一块形而上学壁垒。

  一旦逻辑的思辨体系被能动的实践所取代,辩证法就成为真正的批判性力量。正是以此为前提,马克思才认为,“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换言之,对逻辑学、认识论与辩证法之间三者一致的理解,必须落实到人的层面。只有“使人自觉到自己的思维本性,”并以实践的方式,“按照思维的本性去实现思维和存在的现实统一”,才能真正从唯物主义的角度,理解“三者一致”与哲学基本问题的内在关联。不难看出,唯物辩证法的形成,是马克思自觉回答并重新建构哲学基本问题的逻辑必然。作为具有历史内涵的反思性理论思维,它的核心指向与内在意蕴,同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密不可分。因此,对它的理解,就是从哲学史的高度,通过梳理马克思与黑格尔之间承继关系,展现逻辑学、认识论与辩证法的有机统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